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芃芃其麦

慢慢沉默......

 
 
 

日志

 
 
 
 

最终我们都将归于宁静  

2007-03-06 10:06:00|  分类: 芳言菲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终我们都将归于宁静

广西之行我有幸到了丹洲古城,它坐落在三江侗族自治县最南端融江的江心岛上,位于三江、融安、融水三县接合处。下了由柳州通往三江的汽车后,乘渡船往丹洲古镇,片刻即到。踏上这江心小洲,你顿然觉得它与两岸的不同。

静美的村街,没有喧嚣,也没有热闹。村民们不知在哪里,旅游淡季小巷里少有的几个人是游客,村户人家门前摆放着出售的物品,可是你却看不到有人叫卖。一棵棵柚子树,分不出是你家还是我家的,墙里墙外沉甸甸的大柚子唾手可得却安然无恙。村中有一条通向深处的细泥沙道,两旁排列高高矮矮的平房和楼房,有木房也有水泥结构的平顶楼,厅门清一色地敞着,可以看见洁净朴素的厅堂以及厅堂上的神龛,却不见一个人。厅堂里依然挂着毛主席像,下面本应放着八仙桌的地方摆着音响和电视。房前屋后,热热闹闹地开放着许多对我这北方人来说是奇异的鲜花,生机勃勃地生长着各样植物。有墨绿光滑状如银杏叶的扇形叶片,有在杆子上缠绕成龙状的五星花,有调皮地倒立在绿树丛中的紫黑色朝天椒,有吊满架子的大大小小的嫩绿葫芦……我忍不住捏捏扇叶,捻捻花籽,吸吸蜂鸣蝶舞的花香。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愉快自由地徜徉花前架下,放松日积的工作重压了?  

据介绍现在这里居住着苗、瑶、侗、壮、汉等民族两百多户人家,你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山环水抱的河中小洲竟是有四百多年历史的古怀远县城所在地,是过去当地的政治文化中心,是东南地带通往黔桂边的门户。明末清初苏朝阳建县丹洲时,这条河热闹非凡,舟辑穿梭,常泊这里的往来船只据说多达百艘呢!那些曾经来此雅聚的文人骚客,巨商大贾怎会想到,丹洲的喧闹今日已归为静谧,各族百姓安享的是夕阳河风那份静美。

小镇上有木制的景点介绍牌和方位图,无人讲解也一目了然。据碑刻古怀远县城区图载,柳树和榕树始植于明朝万历年间。古城中一条主干道铺着大块的青石板,小巷为水泥路面。当地居民以种植沙田柚为主,整个村子掩映在柚林之中。虽然岁月使多数的古建筑不复存在,但从尚存的城墙、城楼、会馆、书院和民居及众多的古建筑遗址,仍然能够看出丹洲古城昔日的雄姿。

丹洲城墙就静静地躺在我的身旁,据载它是明朝怀远知县苏朝阳历时一年耗银万两建成的。城墙呈近正方形全长二百九十三丈,高一丈六尺,厚一丈二尺,墙顶有运输马道宽九尺。墙上长满了青苔和蒿草,也好像低矮了许多。可惜它不会诉说,它曾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我抚摸着湿漉漉的墙面感觉像是被泪水浸透。它一定是抵御过外族的骚扰,阻挡过是洪水的侵袭,而今它的英勇已无人知晓。

沿着村街走了许久,记不得是什么方向了。远远望见一围高大厚实的古城墙和与周围民居相比雄伟许多的城门楼了。它们是连在一起的一个防御整体,城门是烧制的砖石结构,城楼为木柱瓦顶,檐下一块木扁,上书“治定门”,可见当年的苏知县是多么想把这小城治理好啊!没有GDP的压力,用不着招商引资,鸡鸣狗盗之事也不会多,苏知县的生活想必是惬意的。

拾级而上,两边藤葛垂垂,椽柱古色古香另有一番气派。空空荡荡的地面让你有了无尽的猜想,曾经日夜把守在楼上的兵丁是怎样的装束?是铜盔铁甲还是长袍马褂?是怒目圆睁不苟言笑,还是浊酒一壶河鱼一桌猜拳打码?不得而知,什么都有可能,又什么都不能确定。只有秋日的凉风引领你梦回那久远的年代。

下了古城楼,沿村街往回走,绕过一畦菜园,穿过几丛果树,便看到了福建会馆天后宫原址。三百多年的风霜雨水已使她破败不堪,人去楼空物亦非。但妈祖庙式的翘檐仍能尽显她曾经的高傲和辉煌,木雕花窗,回廊残片昭示着它当时的雅丽。城根下的花鸡在杂草中刨土寻虫,这几百年的烟云它又怎能知道!

行走在人家房前屋后的柚树下只能弯着腰穿行,青青黄黄,大大小小的柚子就像列队的娃娃,密密麻麻地吊在你身旁脸边,扯得枝几乎断了。穿过去只见高墙大院,圆形门洞上写着“三江侗族自治县丹洲中心小学”,啊,原来这里就是丹洲书院,木结构的教室整洁古朴,木格门窗又高又大。院内开满鲜花,名花景树比比皆是,但最著名的还是苏朝阳种的桂树,如今已是福泽桃李。 

啊,还有融江奇石,就像家家有柚树一样,房前屋后厅堂院落到处摆放着融江石。融江石中的上品表面常见有奇特的皱纹,或显得沧桑老气,或显得宝气十足。它同丹洲一样,过去和现在都静静地躺在融江里,慢慢地变老。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时代在变迁,丹洲已经失去了它原有的意义。摆渡的老人闲坐在河边,儿孙不仅从他们手上接过了舵把同时也扔掉了撑杆。

风光不再,时间凝固,一切仿佛都顺着江水流失了,丹洲以幽雅和安谧带我渐渐地走向宁静。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